管材周评:淡季效应显现 管市由强转弱(11.11-11.15)
栏目: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11-16
宏观提示: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:2019年10月我国粗钢日均产量263.0万吨,10月生铁日均产量211.5万吨,10月钢材日均产量331.1万吨。2019年10月我国生铁产量6558万吨,同比下降2.7%;1-10月生铁产量67518万吨,同比增长5

管材周评:淡季效应显现 管市由强转弱(11.11-11.15)(图1)

宏观提示: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:2019年10月我国粗钢日均产量263.0万吨,10月生铁日均产量211.5万吨,10月钢材日均产量331.1万吨。2019年10月我国生铁产量6558万吨,同比下降2.7%;1-10月生铁产量67518万吨,同比增长5.4%。2019年10月我国粗钢产量8152万吨,同比下降0.6%;1-10月粗钢产量82922万吨,同比增长7.4%。2019年10月我国钢材产量10264万吨,同比增长3.5%;1-10月钢材产量101034万吨,同比增长9.8%。
 
  【内容提要】
 
  本周管材震荡上扬,市场成交尚可
 
  预计下周管市由强转弱
 
  一、市场行情回顾
 
  本周管市震荡上扬,成交尚可。焊管方面,北方地区主流焊管价格上调30-100不等,南方市场则稳中拉涨0-90不等;镀锌管方面,北方地区主流镀锌管稳中上调0-130不等,南方市场则稳中拉涨,幅度在0-90之间;北方市场整体成交一般,商家跟涨心切,但仍有部分商家坚挺观望,下游对高位接受度不高。南方市场报价坚挺,但因工程减少,商家采购欲望不高。脚手架市场本周上调为主,截止到今日累计上调70。今日邯郸市发布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,启动Ⅱ级应急响应的紧急通知,对工业企业合理调控生产计划,使之产量受到影响,资源紧张。目前本周受原料的影响,市场预期较好,商家对后市信心仍存,挺价意愿尚存。但基于下游需求减缓,且高价资源受阻,终端商户对于拉涨行情也显得十分谨慎。无缝管方面,受方坯提振的影响,管坯价格也多有拉涨,无缝市场厂商心态不一,一部分是基于库存原因暂无意跟涨,另一部分是基于原料上调,考虑成本问题,价格宽幅拉涨,但涨后成交情况偏差,市场观望情绪较浓。

伊兹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酷的笑意,缓缓走向了乌斯马尔的王子,弯下腰来看着他。

  那王子居然还能保持着几分镇静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我是乌斯马尔的王子,如果你敢杀了我,我父王必定会给我报仇!”

  伊兹莫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冷冷盯着他,那王子的镇静显然很快被击破,惊慌之余,他伸手胡乱一抓,将伊兹莫的头罩连同面巾一同扯了下来……

  一瞬间,那如瀑的茶色长发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,在阳光下闪动着点点金光……

  “茶色头发?难,难道你是奇琴伊察的大祭司……”王子的脸色一片苍白。

  伊兹莫似乎对这个意外并不惊讶,他微微一笑,“不错,尊敬的王子陛下,我是特地来迎接您的。”

  “迎接?”王子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迎接您到——”伊兹莫的黑眸被一层邪恶所笼罩,“——地狱。”话音刚落,他手里的刀已经准确的扎入了王子的心脏。

  我的身子一震,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,这个男人,实在比我想像的还要可怕。

  “至于报仇,”他站起身来,若无其事的重新围上了头罩和面巾,“就让你的父亲去找玛雅潘吧。”

  “大人,但是他怎么办?”有人指了指在一旁仍然昏迷不醒的巴加尔王子,伊兹莫冷冷瞥了他一眼,“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,那也把这个废物一并解决了。”

  他想把巴加尔王子也杀了,可是如果这样的话,岂不是什么都没改变?王子还是惨死在他的手里?那么接下来呢?接下来不是又要重蹈覆辙?

  想到这里,我的心头一紧,脱口道,“不要!”

  伊兹莫微微一愣,”什么?“

  “我说,不要杀他。”我上前一步,盯着他的眼睛说道。

  他的黑眸内飘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。”

  “我也是为了你着想,除了我和他,这里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,就算你一口咬定是玛雅潘的人所作,女王也不一定完全相信,更何况,更何况女王也知道你对公主,,所以一定会心存疑惑,可是巴加尔王子在昏迷之前就一口认定是玛雅潘人所作,有他作证的话,不是更容易让女王相信?这样你也会少了很多麻烦,谁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,还有,你也说了他是废物一个,这样的废物,留他一条命也不会防碍到你半分。”我一口气说完了想说的话。

  他的眼眸内闪动着捉摸不定的神色,忽然笑了笑,“小隐,你就不怕我一个活口也不留下,包括——你。”

  我心里一悸,低声道,“如果是这样,刚才你就可以杀了我,也不必给我什么红披肩。”

 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温和起来,连声音也低柔了几分,“你明白就好。”他扫了一眼巴加尔,“你和他就暂时留在这里吧,宫里的卫兵们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  宫里的卫兵们到来的时候,巴加尔才缓缓醒了过来,一睁开眼睛,他浑身直发抖,口中含糊不清的喃喃说道,“玛雅潘……快告诉母后,是玛雅潘人……”

  我同情的看了看他,这个孩子,不会是吓到神经失常了吧。

  我的心里有些释然,今天也算是我救了他的命吧,这样的话,也许离完成任务已经不远了,只要公主能识破伊兹莫伪装的真面目,也许一切都会好办的多。

  一定会有机会的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被卫兵们送回伊兹莫的家里时,我也已经累得精疲力尽。软软地趴在椅子上时,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,一阵桂花般香甜的气息飘进了屋子。我一点也不意外,因为我知道,关于今天发生的一切,他一定有话要和我说。

  我转过头,并没有看他,而是望向了窗外。月亮早就升上了半空,银白色的月光下几朵红色的花朵婉转娇柔,一瓣瓣厚实的花瓣似乎在偷笑。

  “没什么想问我吗?”他的声音里带着我所熟悉的笑意。

  “难道还用问吗,大祭司,不,我想大祭司也满足不了你的野心。”我侧过脸,望着他,“恐怕你想要的更多吧。”

  他幽幽笑着,“这是她欠我的。”

  “她——欠你?”我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如果不是她,我的父母根本不会那么悲惨的死去,而我,也不会……”他没有在说下去,如朔夜沉沉般的眼眸里掠过了一抹孤独的神色。

  我静静地看着他,不知为什么,我能感到此时在他体内的,只是一个充满寂寞的灵魂。

  “今天你为什么会出现?”我开口道,“如果被人发现,不是很危险?”

  “我也是你们离开后才收到玛雅潘会派人来袭的消息,为了我的计划顺利进行,我自然要加派人手。”

  “奇怪,那玛雅潘那边有人来袭,万一玛雅潘人杀死了那些人,你们不正好将计就计吗?反而可以利用他们达成你们的计划才对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你也说了是万一,万一是相反的情况呢?”他的唇角边勾起了一个妖魅的笑容,“更重要的是,有你在那里,万一他们杀了你呢?”

  我瞪了他一眼,“别又把我扯进来。”

  他正准备再要说什么的时候,目光忽然在我的脸上某一点停留,笑容迅速敛去,低声道,“你的脸受伤了?”

  被他一提醒,我才想起之前被那个划伤脸的事情,自己也是心里一沉,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忘了!

  “啊,糟糕,我忘了!”我无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,脱口道,“是不是很丑?”

 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,“丑极了。”

  “啊?”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  “不过,你别忘了,我是奇琴伊察地位最崇高的大祭司,消除这点伤痕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。”他笑了笑,站起身来,出了门去。

  虽然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感,可是现在我觉得他的声音简直有如天籁。

  他再进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一个青色的玉石盒子,打开盒子,一股怪味扑鼻而来,我皱着眉望了一眼,是一盒黑乎乎的东西。

  “好难闻,是什么?”

  “是能消除你伤痕的药膏,”他眯了眯眼,“不过里面有你最讨厌的蜥蜴——”

  一听到这两个字,我已经从椅子里跳了起来,“我不要!”

  他似乎早预料到了我的反应,轻笑出声,“真的不要吗?那你的伤痕可就去不掉了……”

  蜥蜴而已嘛,又不是口服,只是外用而已,怎么说,都是能除去伤痕比较重要啊,管它什么蜥蜴蜘蛛,蟑螂臭虫,不管怎么样,先把我的小脸恢复了原样是王道!

  “好吧好吧……”我无奈的看了看他。

  他似笑非笑的望着我,“小隐要自己擦还是我帮你呢?”

  “当然自己擦。”我忽然觉得这个句式有点熟悉。

  “可是,我就是想亲自帮你擦啊。”

 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,果然……这种毫无意义的没有选择的选择句。

  唉,随便了,我像英雄就义般闭上了双眼,“擦吧!”

  他的笑声我当作没有听到,在过了几秒后,脸上感到了一丝凉凉的感觉,带着怪味的药被他轻轻涂抹在我的伤痕处。

  一点一点,他那修长的手指无比轻柔的在我脸上跳跃着。

  “这个药真的有用吗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  他没有作声。

  “喂,要是没有用,你可别怪我告诉大家你这个大祭司名不副实……”

  “小隐,”他忽然轻轻开口,“就算一直有伤痕,我也不在乎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就算一直有伤痕,就算你是个丑八怪,我也不在乎,”他擦药的动作停了下来,深黑的眼眸里闪动着我看不懂的光泽,妖魅的眼波流转,散发着一种邪性的美。“小隐,一直留在这里,陪着我。”他的声音里也带着一种异常的妖艳和华丽,让人迷醉。

  也只是一刹那的失神,我立刻回过神来,摇头,还是摇头。

  “我爱你啊,这还不够吗?”他轻笑着。

  “我说了不要随便说那个字,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!”我扭过头去,为什么他总是把这个字挂在嘴上。

  话音刚落,我的脸就被他强硬的转了过来,不由分说的,他的唇已经覆了上来,身体也随着紧贴了过来,彼此的衣物摩擦在一起发出暧昧的声音。

  他在轻轻的笑,笑我根本无用的抵抗和顽固。

  无法从他的亲吻中逃开,我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,索性,我不再挣扎。

  “一直留在这里陪我吧,我喜欢和你——在一起。”他喃喃低语,如信子般灵活的舌再次抵开我的嘴唇,随即纠缠住我的舌强迫着随着他一起沉沦。

  我握紧了手指,心,不断的往下沉……

  我快要撑不住了……就快要……崩溃……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乌斯马尔的王子遇害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城邦王国,愤怒的乌斯马尔国王一气之下向玛雅潘宣了战,而玛雅潘也丝毫不甘示弱,立刻决定迎战,两国处于一种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中。

  而奇琴伊察,也被卷入了一个微妙的关系中。究竟是帮助乌斯马尔,还是玛雅潘?虽然乌斯马尔是曾经想要结盟的夥伴,但王子是死在奇琴伊察的土地上,是奇琴伊察人的保护不利,乌斯马尔人对此也心怀怨恨。而玛雅潘,它的实力也不可小看,在三个城邦中,它的实力是最强的。